您所在位置: 首页理财频道创富金点>  正文

斯托克代尔悖论:2019年失意的企业该如何改变?

申博开户服务登入 2020年01月06日 11:31:11 中外管理

  2019年全球经济放缓,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在增加。中美互加关税以后,中国出口企业不得不将制造基地搬到越南等地来规避关税。未来经济环境虽然复杂,但任何时候都会有好行业、好企业。有的外贸企业会说这一年随着形势所变把握住了新机遇,而有的企业表示今年太难了,快撑不下去了。

  除了外贸企业,2019年中国车市市场低迷,甚至可以用“惨淡”来形容,车企及相关零部件企业都面临着新一轮挑战。

  其实,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会面临可怕的危机,但是每家公司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都是困难重重,经历这样或那样的挫折。对于即将过去的2019,能活下来的企业坦言,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,接受现状并且未来充满信心才是正道。

  1

  二次重生

  2012年,欧洲地区的汽车市场也曾面临销量大幅下滑的情况,影响持续至2013年。

  当时,标致集团全年2/3的销售额正是来自欧洲市场,这是其陷入困境的外部原因之一。

  此外,标致集团旗下有多个汽车品牌,比如标致、雪铁龙、欧宝、沃克斯豪尔和谛艾仕,车型过多且没有足够的差异化侵蚀了相互的需求,车辆平均定价低于其他制造商,但劳动力成本更高,这是公司内部所面临的挑战。

  标致集团2012年亏损额为54亿美元,2013年亏损25亿美元。

  困难当头,标致集团没有选择逃避,平静地接受现实情况,并且没有对未来失去信心。标致集团在2013年分别以8.7亿美元的价格向中国竞争对手东风和法国政府各出售14%的股份。

  在获得这笔资金之后,标致集团在2014年开始了第一次名为“迈向复兴”的转型计划。首先将公司的各个品牌重新定位,比如雪铁龙被定为价值品牌,标致更多偏向中端品牌,而谛艾仕则是公司的高端品牌,使其品牌在消费者心中脱颖而出,并重新获得定价权。另外,公司逐渐减少车型组合,预计到2022年将从原本的45个减至26个。此举降低了制造复杂性,从而极大地节约了成本。

  2016年,标致集团进行了以数字化为导向的第二次转型,名为“一键加速”。主要是针对客户和公司内部,比如客户可以在线完成交易、向客户发送维护警告、燃料消耗和其他数据信息;内部主要是通过技术将全球研发职能连接起来,允许设计人员共享开发数据和应用程序。

  截至2016年,标致集团已经从亏损状态回升至6%的息税前利润率,与通用汽车等竞争对手齐头并进,恢复了其作为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地位。

  成功的关键因素往往是简单而又直接的。实现跨越公司的领导者们能够排除一切噪音和干扰,在少数有重大影响的事情上集中精力,全力以赴。

  《基业常青》及《从优秀到卓越》的作者吉姆·柯林斯认为,转型成功企业的管理队伍都显示出极大的心理承受能力。一方面,他们平静地接受了残酷的现实;另一方面,他们对自己坚信不移,相信无论道路如何险阻,前途一定是光明的。我们把这种耐力称之为“斯托克代尔悖论”。

  他们能够如此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兼顾斯托克代尔悖论的两个方面,不让任何一方占上风。如果你可以采取这个双重系统,你就可以极大地增加作出正确决策的机会,并最终找到一个简单而又深刻的道理,作出真正了不起的抉择。一旦掌握了这个简单而统一的理念,你就离不断转变取得突破性进展不远了。

  此外,在企业早期积累阶段,牢记斯托克代尔悖论同样重要:“我们并未打算在圣诞节之前就实现突破,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持续不断地朝正确的方向推,我们最终会实现突破的。”勇敢地面对残酷的现实可以帮助你发现飞轮转动所需采取的步骤,这些步骤是显而易见的,虽然不容易做到。对最终的结果充满信心,能帮助你度过数月乃至若干年的积累阶段。

  2

  “斯托克代尔悖论”的来源

  斯托克代尔是美国的一个海军上将,在越南战争期间,是被俘的美方最高军事指挥官。但他没有得到越南的丝毫优待,被拷打了20多次,关押了长达8年。他说:“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,还能不能见到自己的妻子和小孩。”但是他在监狱中表现得很坚强。

  越南人有一次为了表现他们优待俘虏,把他养了一段时间,准备给他拍照。结果斯托克代尔就自己用铁条把自己打得遍体鳞伤,并用刀片把自己的脸割破。越南人拿他没办法,只好放弃了。

  他为了鼓励监狱中的同胞,因为是一个人关一间,彼此看不到,就发明了一种密码,通过敲墙用快慢节奏来表达英文字母。有次一位战俘因思念家人掩面痛哭的时候,他们全监狱的战俘都通过敲墙,用代码敲出了“我爱你”,那个战俘非常感动。

  斯托克代尔被关押8年后放了出来。吉姆·柯林斯去采访他,问:“你为什么能熬过这艰难的8年?”斯托克代尔说:“因为我有一个信念,相信自己一定能出来,一定能够再见到我的妻子和孩子,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,使我生存了下来。”

  吉姆·柯林斯又问:“那你的同伴中最快死去的又是哪些人呢?”他回答说:“是那些太乐观的人。”

  吉姆·柯林斯说这不是很矛盾吗?为什么那些乐观的人会死得很快呢?斯托克代尔说:“他们总想着圣诞节可以被放出去了吧?圣诞节没被放出去;就想复活节可以被放出去,复活节没被放出去;就想着感恩节,而后又是圣诞节,结果一个失望接着一个失望,他们逐渐丧失了信心,再加上生存环境的恶劣,于是,他们郁郁而终。”

  斯托克代尔认为信念和原则千万不能搞混,信念是坚信你一定会成功,而原则是一定要面对现状中最残忍的事实,无论他们是什么。他说:“对长远我有一个很强的信念,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活着出去,一定能再见到我的妻子和小孩;但是我又正视现实的残酷。”

  3

  太顺手的事情不多

  国际受害者研究协会所做的关于“顽强精神”的研究,这项研究对各种遭受不幸之人,如癌症患者、战俘、事故受害者等进行了调查,调查他们遭到的厄运,以及他们如何幸存了下来。他们发现这些人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:遇到不幸就总是垂头丧气者;能够从打击中恢复到以往正常生活的人;把不幸经历当作动力,使自己变得更强大的人。那些实现跨越的公司就类似于第三类,具有“顽强的精神”。

  “我从来都没有把与斯托克代尔的一番谈话,当成是我对卓越公司进行调查的一部分,而是将它看做个人而非公司的经验。”吉姆·柯林斯说。

  斯托克代尔悖论是所有创造奇迹之人的一个缩影,无论是主导自己的生活,还是领导他人。丘吉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是这样。

  同样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面临斯托克代尔的残酷考验,但是每个人在通往个人成功的道路上也都是布满荆棘,经历这样或那样的困难。

  褚时健一生做过三个企业,戛洒糖厂、玉溪卷烟厂、新平金泰果品。每一次,摆在他面前的都是一个烂摊子。

  但褚时健的字典中没有“困难”二字,他说:“这世上,太顺手的事情不多。不怕,再难的事情都不难;怕,再容易的事情都难。”

  其妻子马静芬喜欢抄写,随身都会带一个笔记本,专门用于抄写典籍名句,里面有一段话她曾经在2018年的某次峰会上讲过:“磨难只是黎明前的黑暗,磨难可以洗涤你的灵魂,磨练你的意志,坚定你的决心,也可以丰富你的阅历坚持你的理想,造就你的成功,在弱者眼里磨难是一种受罪,在强者心中磨难是一笔财富。”

  或许这段文字对于你我而言更像是一句普通的“鸡汤文”,但是印上了这位耄耋老人沟壑纵横的指纹后,这些文字更像是充满了救赎意味的经文。

  在遭遇困境之后,还能剥离大环境以保持理性且正确的思考问题的方式,对于个人或公司来说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总之,当你诚实而努力,想要确定所面临的现实情况,那样的话,在十字路口总能找到前进的方向。


      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,交流学习之目的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;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,仅供参考,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,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,请及时联系本网站,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。

与 相关的新闻

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娱乐网 澳门赌场
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游戏
申博游戏 申博游戏注册 幸运大转盘 申博代理
申博娱乐官网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注册
申博娱乐注册 澳门星际赌场 太阳城申博 捕鱼游戏